这个让你疯狂沉迷游戏的操作可能是赌博

免费下载的游戏里,内购项目是少不了的。除了那些标明价格和数量的游戏资源,比如金币、积分、钻石等,还有被玩家唾骂却又难以割舍的氪金开箱或者氪金抽卡。

玩过《守望先锋》的朋友应该很熟悉游戏里的「开箱」场景,那简直是充值后的一场声光盛宴:激昂的背景音乐下,精美的补给箱抖动着打开了,金色的烟火和光芒从箱子里面透出,奖品飞到半空后砸落到地面,发出白、蓝、黄、紫四种颜色,最后终于看清自己抽到的物品。

支付一笔费用,可以在游戏里进行抽奖,得到的奖励可能是一个还算好看但没啥用的皮肤,可能是一个让游戏角色能力大增的武器,也可能是一个你在游戏里梦寐以求的坐骑宠物。

这种游戏开箱的操作,又称为「虚拟抽奖」,或者「战利品箱」(Loot Box)。付费投注,无论得到什么,对于玩家来说都是随机的。

人们在创造游戏的历史时,在对随机行为的观察中创造出了拼手气和抽签的游戏。游戏的创造者们,将拼手气和抽签这些游戏玩法,巧妙地放置到了他们的作品中。

对于玩家来说,游戏开箱是其中一种得到游戏愉悦刺激的方式。因为抽奖开箱的玩法里,包含了游戏吸引玩家的重要因素之一——不确定性。

游戏可以让我们去探索无威胁环境里的不确定性、随机性,同时得到刺激和反馈。在游戏里,做任务、打怪、战斗的模式和核心玩法,基本在游戏发布的时候就固定下来了,即使后续有源源不断的副本更新,还有新的道具、皮肤和人物角色,对核心玩法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无论开始是多么刺激吸引人的玩法,天天玩下来,玩家总是会腻的。

因此,就需要在玩家对玩法和游戏越来越熟悉的时候,通过设置和增加游戏中的随机项目,给玩家制造不确定性。

「游戏开箱」这种抽奖拼手气的项目,就是增加游戏不确定性的常见方法。抽取的物品,能够继续在游戏中使用,就是让玩家在不确定性中找到可玩性。当然,如果抽到一个比自己预期价值还要高的道具,乐趣会更多一些。

然而,对于游戏运营方而言,游戏开箱是玩家氪金最多的玩法之一,因此也是营收的重要渠道。

一般的氪金游戏是这样操作的:通过免费下载游戏的形式,降低新用户进入游戏的门槛,扩充游戏受众群体,把一批玩家圈起来,然后再通过游戏的运营手段来让玩家留存,勾起他们的付费意愿。

在「新手大礼包」、「首充大礼包」这些运营手段的新鲜劲过去后,抽奖类的「游戏开箱」就会轮番登场。游戏运营们会绞尽脑汁地为「游戏开箱」不断换脸,以躲过监管和玩家的眼睛。比如去年开始,《炉石传说》的推出购买奥术之尘送卡包道具,充钱买几个「奥术之尘」只是零头,但是所赠送的卡包里,至少有一张为稀有或者更高品质。

但近些年来,随着游戏开箱出现复杂的演变,有人认为,游戏开箱就是一种赌博。而游戏的设计者通过对开箱模式进行概率、形式、场景和美术的设计,甚至可能会让玩家产生上瘾。

每次想着自己可以抽到价值最大的那个结果,但在一次次氪金中都只是开箱抽到一些无关要紧的游戏道具。想要放弃,却又舍不得早前充的钱,于是就会出现「身在赌中不知赌」,幻想着「千金散尽还复来」。

6 月 21 日,游戏公司 Valve 宣布关闭了荷兰地区《CS:GO》和《Dota2》的市场以及饰品交易系统。

因为在今年 4 月的时候,荷兰游戏管理机构曾表示,游戏中那些需要购买,和赌博一样具有随机性质,并且具有现实世界价值的「游戏开箱」活动,违反了荷兰关于游戏和赌博方面的法律规定。

除了荷兰,比利时博彩委员会早在去年年底就指出,游戏开箱具有赌博性质,并不适合向未成年人销售。

今年 5 月,美国明尼苏达州提交了一项法案,旨在禁止游戏公司和游戏发行商向 18 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出手带有开箱环节的电子游戏,同时,法案要求游戏商在这类游戏中加上相关的警告。

这款游戏包含类似赌博的机制,可能会引发游戏失调症,增加有害心理或危害生理健康的风险,并可能使用户面临重大财务风险。

也就是说,内含开箱环节的游戏,相当于香烟,不仅不能卖给未成年,还要在包装盒上写上「吸烟有害健康」这样的提示。

明尼苏达州不是第一个对开箱游戏施压的州。去年年底,游戏《星球大战:战场前线》上线后,玩家发现要想解锁游戏的全部内容,可能需要花费超过 4500 个小时,如果选择充钱开宝箱的线 美元,这已经是游戏售价的 35 倍了。

因此,这个游戏遭到超过 68 万次差评,让 EA 市值蒸发 30 亿美元。夏威夷州的一位议员公开表示:

这简直就是一个陷阱,相当于开设了一个星球大战主题的在线赌场,就是为了吸引孩子们在里面花钱。

此外,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印第安纳州、华盛顿州等,也有人提出需要对这些有氪金开箱的游戏加以管理。

那么,区分抽奖和赌博的界限,究竟是什么?荷兰的观点是,开箱所得的物品不能具有现实价值,如果有玩家可以通过将这些道具进行交易卖到钱,它们就具有了现实世界的价值。

相比之下,国内对「开箱」这种操作的监管比其他国家早了不少。2010 年,文化部的《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的第十八条中就规定了:

不得以随机抽取等偶然方式,诱导网络游戏用户采取投入法定货币或者网络游戏虚拟货币方式获取网络游戏产品和服务。

2016 年文化部在针对网络游戏运营的一项条例中也说了,在游戏中通过随机抽取的方式提供的虚拟道具和增值服务,不能要求玩家直接投入发币或者网络游戏虚拟货币。这就是说,国内的游戏,不仅不能用毛爷爷人民币去抽奖,也不能用虚拟货币去抽奖。

有游戏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可能是全球范围内最早对游戏内的「开箱」行为进行约束监管的国家。从文化部的相关条例看来,在国内「开箱」差不多是被看作赌博的,所以才会较早有比较详细的规定。

上个月,「游戏开箱是否为赌博」的话题在美国游戏娱乐行业引起了较大的争论,美国娱乐软件协会(ESA)主席 Michael Gallagher 在一个游戏发布会上,批评了各国政府以及美国某些州企图消除和打压「游戏开箱」的做法。

他认为「游戏开箱」并不是赌博,因为玩家无法在游戏端内将开箱所得物品直接换成钱。他指责这些打压是对游戏行业创新的破坏:

限制了游戏不断测试新商业模式的能力,极有可能对游戏行业自由创作的发展以及打造全新商机带来不良的影响。

不过美国娱乐软件协会作为游戏娱乐的既得利益者,「游戏开箱」的那一串串开箱音乐。简直就是银子哗啦啦流进来的声音,一旦被禁止或者打压,游戏的营收也会因此而减少。

况且买的总没有卖的精,游戏厂商花费了大量的成本去开发和推广游戏,总是要回本挣钱的。但游戏氪金成为越来越普遍的现象后,也引发了一些玩家的抱怨,Reddit 上有个玩家说得挺对:

十年前,如果不在乎游戏成就的话,我可以输入作弊码解锁一切;现如今,我只能输入信用卡号来解锁了……

当游戏厂商为了利益设置过多的氪金环节,或者说氪金开箱是在太坑,让玩家没法从中获得乐趣的话,玩家随时可以手指头来投票,卸载换下一个游戏就好了。毕竟,玩家会自己评估在游戏中花费的时间和金钱,对比所换回的乐趣是否值得。

但可以肯定的是,「游戏开箱」作为玩家与游戏厂商之间的博弈,会随着政策变化和玩法调整,一直变着法子存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